滾動 要聞 宏觀 證券 產經 汽車 科技 評論 原創 地產 政經 生活 圖片

光伏名企遇冷、地方政府出手相救:尺度引思考

2015-08-09 15:28:05      來源:央廣網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尚德、務實、和諧、奮進”是江蘇省無錫市的城市精神;無錫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取名“尚德”,曾是世界光伏產業的龍頭大哥。

過去八年時間,尚德電力從首家在紐交所上市的大陸民營企業,到陷入嚴重資金鏈危機,最終走上破產重整之路。有人認為,尚德的破產,“政府無形的手”難辭其咎;也有人認為,政府在尚德的重整中扮演了積極角色。

近日,尚德高層在破產重整后首次通過中國之聲發聲,稱尚德將于今年恢復巔峰時期的產能水平。伴隨著國內多家光伏巨頭復蘇,回望政企關系,企業遭遇危機時,政府怎么救,無形的手該伸多長?

政府無形的手,扶持尚德電力從創立、上市、擴張到破產重整。

2001年,尚德成立之初,無錫6家國企出資600萬美元給予風險投資。尚德電力總裁熊海波回憶說,2005年,尚德赴美上市,當時有些國企并不愿退出,地方政府出面做了協調工作。

熊海波:在無錫落戶以后,當時的地方政府領導,市里的和新區的,其實拉了很多這個國企進來,因為當時尚德沒錢。當時準備去美國上市,當時做股權結構改革,這個政府應該起了很大的協調作用,就讓國有股退出。因為沒有他們的協調,這個國有股不一定愿意退出。

記者了解到,當時這些國企是以10倍甚至高達18倍的回報退出的。尚德上市后股價暴漲,創始人施正榮以186億元身價成為當年的“中國首富”。各地政府的紛紛效仿,一大批光伏企業相繼上馬。無錫市政府也鼓勵尚德“做大做強”,現在看來“有點揠苗助長”

2010年之后,因自身管理不善,擴張過快,接連遭遇國際市場的“雙反政策”等原因,尚德危機浮現。2012年,尚德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太陽能光伏技術公司,同在這一年,尚德負債總額最高達35.82億美元,資產負債率高達81%,資金鏈斷裂。無錫市新區管委會主任楊二觀認為,企業遭遇危機,地方政府動用財政資金,從長期來看,是救不活的,“就好像往沙漠里灌水一樣,永遠是填不滿的。

楊二觀:政府內部開始的時候也有一些不同的聲音 包括市政府 省政府 不同的領導有不同的看法。當時有的領導就問,無錫這個富的地方,這么強的實力,難道連一個尚德都救不起來嗎?一般有的地方政府通過財政資金,短時間有一定效果,但長期來看,是救不活的,最后還是走依法破產的路,這條路是明晰的法律路徑可走。

2013年3月18日,由8家銀行組成的債權人委員會向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了對無錫尚德進行破產重整的申請,兩天之后,法院裁決尚德破產重整。法院指定了10人的清算組擔任尚德的重整管理人,由新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構成,前后近9個月集中辦公。組長楊二觀說,在當時的情況下,破產不能停產才有重整重生的機會,但供貨商甚至集體斷貨,政府做了大量協調工作。

楊二觀:承諾新采購的原材料不欠錢。破供應商聯盟,供應商聯合起來,一家一家做工作。

儒興科技副總裁許瑾說,清算小組有求必應,在當時的情況下,各方才慢慢安心。最終,從綜合出價高,保護品牌,企業長遠發展的考慮,順風光電國際有限公司報價30億接盤尚德,清償債權人31%比例,這要比無錫市一家國企托底方案的15%清償比例高出一倍多,債權人的利益獲得最大保障。

許瑾:對政府來講,它當然是希望無錫當地的國企去接它。畢竟尚德還是一個無錫的品牌嘛。感覺政府還是從供貨商那邊考慮,它當時給予的補償的這個比例是百分之三十幾,其實翻倍了。

涉及“100億債權,500位債權人”的破產重組方案最終獲得高票通過。

楊二觀:在破產重整當中,政府是很理智的,又不缺位,又不越位,一方面按照破產法規定的要求和程序去做,違法的事情不做,第二個按照市場化的原則去招募投資人,不是按照行政的,內部指定的方式,而是按照市場化去找最好的投資人。

距離重組已經過去一年半了,尚德的生產經營仍在恢復之中,多項技術取得突破。楊二觀不時還去供貨商和尚德那里看看。尚德電力總裁熊海波說,重回巔峰主要還得靠企業自己。

同樣是光伏巨頭,江西賽維也處在低谷之后的恢復之中。對于一個常住人口不足120萬(2013年數據)的地級市來說,江西新余并不起眼,如果不是賽維LDK集團在2005年的落地,國家新能源科技城、中國新能源之都等一堆國家級名號,也很難落到新余頭上。自2011年10月美歐對我國光伏產品實施反傾銷反補貼以來,新余市政府對賽維集團的一些幫扶措施,使得新余和賽維,再次成為國際光伏行業關注的焦點。

去年7月,賽維成功完成7億美元的海外債務重組,此前被認為決定賽維生死的馬洪硅料廠也于去年7月復產。今年以來,賽維LDK硅片、電池、組件等各項業務均實現正現金流。賽維集團仿佛逐漸走出了“寒冬”。而輿論對于新余市政府幫扶賽維種種舉措的疑問,一直沒有停歇。

曾經因鋼鐵設市的新余,急切地想改變產業結構上“一鋼獨大”的局面。2005年賽維LDK的落地,無疑讓新余看到了調整產業結構的希望。2011年,新余市全年生產總值780億元,稅收94億元。而這一年,賽維的產值達到300億元,上繳稅收占全市稅收總額近六分之一。在賽維的示范下,上饒、南昌、宜春等江西的多個地市,都上馬了光伏產業。

賽維LDK總裁佟興雪:2011年以后,這個行業的突變確實給無論政府還有銀行都帶來了巨大的壓力,政府和銀行希望看到賽維度過這個難關。

2011年,是賽維,乃至整個國內光伏行業的分水嶺。一位內部人士認為,除了歐美雙反之外,企業管理層過分樂觀地估計了形勢,進而盲目融資擴張,也是導致賽維遭遇困境的主要原因。

此后,豪賭、綁架、愛恨糾結、救贖危局等字眼,成了輿論描述賽維與新余市政府之間關系的主流用語。

企業,尤其是作為地方經濟支柱的大型企業,遇到困難時,政府究竟該不該出手搭救?新余市委書記劉捷去年接受媒體訪談時,曾有過這樣的表述。

劉捷:我們考慮新余和江西的發展,對企業的負責任,我們是幫扶的態度,盡可能通過幫扶來協調銀行、投資方、企業包括市場各方面的關系盡可能度過難關。

在賽維集團的新聞發言人彭少敏看來,政府幫扶賽維的一個最主要原因是,當時的賽維,并沒有一病不起。

彭少敏:關鍵是它有活著的能力,有活著的基礎,它的身體沒有大病,關鍵的部件沒有出問題,它的核心競爭力,例如技術領先,它完全可以在政府拉一把,就能活起來。

對新余市乃至整個江西省來說,賽維都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

賽維病了,政府這只無形的手,究竟該怎么伸出去?又該伸多遠?

新余市工信委主任李逸祥:省政府專門設立了賽維穩定發展基金,幫助賽維恢復生產,完成硅料冷氫化項目技改;協調債權銀行提供流動性資金貸款和技改貸款,第三推動完善股權結構和治理結構;第四是圓滿完成了海外債務重組,化解海外債務違約風險;第五是留住了大部分生產技術骨干,推動了企業的技術創新。

但在外界看來,江西省政府專門設立的“賽維發展穩定基金”、新余市政府幫扶小組進駐賽維等等,都是“企業綁架政府”、“財政兜底”的表現。

有人甚至認為,隸屬新余市國資委的恒瑞新能源公司成為賽維的第三大股東,意味著賽維這一民營企業,在遭遇困難之后,逐漸被國有化。賽維集團新聞發言人彭少敏表示,這一猜測,曲解了幫扶的目的。

彭少敏:變為國有的話也就失去了幫扶的意義。政府幫扶只是引導企業,增強自身的造血功能,增強企業的自救能力。

賽維集團總裁佟興雪說,即便在賽維最困難的時候,生產在放緩甚至停滯,但工作仍在加強。而政府絕不是賽維走出困境的決定性力量。

新余市政府拉賽維的力度,不可謂不大。然而,在外界看來,效果并不明顯。至少,短時間內,賽維幾乎沒有恢復到巔峰狀態的可能。

賽維集團總裁佟興雪:從經營角度,確實賽維恢復了,與前幾年相比,大為改觀,但是呢我們仍然面臨諸多的問題需要解決,特別是生產恢復上,要恢復到幾年的狀況還需要做很多的努力。所以我一直不說什么我們已經走出了困境啊,我們一定要小心翼翼,防范各方面的風險。

2014年全國兩會期間,新余市委書記劉捷在接受媒體訪談時,如此表達新余市對賽維的預期。

劉捷:按照市場的規律,政府不能包辦,未來的賽維可能是新的賽維,它的賽維是更加符合市場的要求和滿足股東的利益。這種發展和成長重新走上了快車道。

一度領先全球,又一度低迷的中國光伏行業,正在隨著國內市場的興起,逐步復蘇。而這也為我們回望政府與企業的關系,提供了一個絕佳的樣本。“有困難找政府”,對于同為納稅人的企業,一樣適用,因此,不必苛責。只是,應該幫什么樣的企業,幫助解決什么樣的困難,應該有個規矩。這個規矩就是市場經濟運行法則。企業依據市場經濟運行規律搞經營,政府依法提供必要的服務,兩者協同發展一方經濟,解決一方就業,多點交叉而不重合,企業不任性不依賴,政府不撒手不包攬,這樣的政企關系,誰不樂見呢?(記者肖源 吳喆華)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

今日推薦
精選圖文
48小時頻道點擊排行
Copyright @ 2008-2015 www.cjt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財經天下 版權所有
彩客网站